首页 - 趣闻中心 - 很想很想你,小视频,箴

很想很想你,小视频,箴

发布时间:2019-03-23  分类:趣闻中心  作者:admin  浏览:127

第一章 夺回阵地

一阵阵黑烟腾起,枪炮声不断,血花在每一个冲锋的鬼子身上绽放,陈珏放下望远镜,扭头看了储志林看身旁一个鬼子狙击手的喜丽康尸体,他到现在也不敢相信,他穿越了。

陈珏前世是二十一世纪国际上公认的枪神。

莫名其妙,一觉醒来,陈珏就来到了这处被鬼子标注为卧虎山的地界。

当时身前就是一个趴在地上准备狙击的鬼子,陈珏制服他后得知这居然是抗日时期,这里是太原会战的战场。

陈珏即便一万个不相信也接受了这个现实,他立即扭断了鬼子的脖子,装备上鬼子的所有装备后,他在山地间随便找了身国军战士的军装换上,不等他找部队,一个连百十来号人就碰上了他。

连长二话不说训斥他一顿就把他编入了部队。

连长说:虎头山已经快被鬼子攻入了,他们要去支援。

来到虎头山前,陈珏发现阵地已经被鬼子拿下,一挺挺重机枪架设在山地上,背后是鬼子扎起的营寨,更后面有鬼子的几门大炮。

陈珏将自己从望远镜中看到的鬼子情况告知了连长,并说:“必须摸掉鬼子的那几门大炮,从望远镜中看到的,咱们的弟兄全都是被鬼子大炮炸死的。”

连长嗨的一声一巴掌拍在陈珏后脑勺上,他吐沫星子喷了陈珏一脸说:“这不废话吗,可鬼子的那几门大炮比他娘的牛牛看得还严实,你想摸掉,鬼子能答应吗!”

陈珏梗着脖子说:“可不能让弟兄们送死,必须找人上去摸掉鬼子的大炮!”

副宋梓馨baby连长阴测测地说:“那就你去好了,鬼子的大炮,我们可碰不得!”

连长刚要呵斥副连长,却是听陈珏说:“去就去,谁怕谁,我摸掉鬼子大炮后,副连长的位置就是我很想很想你,小视频,箴的,你敢不敢!”

连长一呆,副连长被气乐了,他也是受不得战士们的起哄,一口吐沫吐在地上说:“一个唾沫一个钉,老子跟你玩了!”

陈珏二话不说举起望远镜就递给连长说:“我要回不来,这个鬼子那儿缴获的,送你了连长!”

连长一感动,刚要说陈珏不能和副连长胡闹,一转眼陈珏就不见了,抬头一看,陈珏已经沿着虎头山两边的垂直崖壁爬了上去。

陈珏这边一有动静,鬼子那边的观察哨就发出信号,几个鬼子就开始往崖壁上的陈珏射击,但不知道是这几个鬼子枪法不好,还是陈珏身法太飘逸,子弹总和陈珏的身体差那么一丢丢,直到陈珏翻身上了虎头山半山腰的山路,鬼子才察觉这是个支那人的特种兵。

陈珏咧着嘴狂笑,摘下背后的狙击枪,他身影一晃就消失在了鬼子十几把枪口的瞄准镜下,再度暴露位置,鬼子的机枪手已经倒下了三四个。

陈珏站在虎头山最高峰上,举着枪对天吹了声嘹亮的口哨。

鬼子指挥官是个少佐,紧张之下生怕伏兵四起,却是没见山下支那人的部队有什么动静,正长出口气间,轰隆一声闷雷般的炸响。

“八嘎,什么情况!”

鬼子少佐下意识拔出指挥刀,但一发子弹准确的此刻射入了他的喉间,软软的倒下后,他身后的卫兵也扑倒在地,一箭双雕,这是陈珏前世最为人称道的绝活。

陈珏感觉鬼汇宙贸易子的大炮还有一门没有在刚才的炸药包下毁掉,又跑了过去用一颗手榴弹炸毁了炮膛。

就这耽误的一厚夫厚夫设计顾问公司会会,鬼子已经全都围了上来。

“别让支那人跑了,杀了这个该死的支那人!”

鬼子们没了指挥官仍然军容森严,他们的散兵线封死了陈珏所有出路。

陈珏又已经暴露,这在鬼子眼中和远处举着望远镜看这边的副连长眼中,都是死局。

“他死定了!”

副连长阴阴一笑,想夺走自己副连长的位置,下辈子吧……

可忽然间望远镜中的陈珏身影消失,他只看得到一个个鬼子胸口殷红倒下,随即鬼子调转方向追赶陈珏,但陈珏战术动作标准,左右跑动间他的身体能刚刚好躲开每一颗子弹地锁定。

“这怎么可能!”

副连长简直不敢相信。

一个人能在上百个鬼子的追杀下跑回己方,他甚至还能在攀爬岩壁间还击,一个又一个鬼子还会在他的枪口下喋血,这在副连长的意识中,只有传说中的神仙能做到吧……

连长看副连长一脸呆滞,一把抢过望远镜看去,他只看到一个个鬼子小头目疯狂冲锋想跟陈珏拼刺刀,却是在陈珏的狠辣刀法下一一丧命。

“这小子,不会是特种兵吧……”

连长哈哈大笑,他指挥战士开始进攻。

副连长有心阻止,这时候进攻,无异于营救陈珏。

连长一巴掌打在副连长脑门上,他骂道:“没本事的,这位置老子早就不想让你干了!”

刺啦一声,连长将副连长的臂章撕下,正碰上立功回来的陈珏,咧着嘴笑着把代表了副连长的臂章塞在陈珏手中,他大笑着说:“小子,便宜你了,回去我就去团部给你报功!”

陈珏梗着脖子说:“不用连长,我又不是为了功劳来的,我就是想打鬼子,就觉得杀鬼子可爽啦!”

连内战士听着陈珏的憨厚话语纷纷善意微笑,只有副连长,他埋在众人身后举着枪冲锋,已经不知道多少年了,他已经不用做个普通战士赌命冲锋了。

都是你,该死的,我会让你百倍偿还的!

副连长正如是想着,砰地一声,鬼子子弹如同长了眼睛般越过前面好几个国军战士间的缝隙,不偏不倚地射入了副连长眉心。

副连长不甘与疑惑的表情留在身上埋在了生他养他的这片土地上,被陈珏和连长亲手埋葬,他们也为副连长报了个战死沙场的战功。

但还不等连长和已经是副连长的陈珏高兴,被夺走阵地全职悍妻的鬼子就重整旗鼓,在短时间内他们又选出了新的少佐后,上百个鬼子对虎头山阵地发起了进攻。

虽然没有炮火掩护,虽然有阵地上鬼子留下的重机枪交织出的火力网,鬼子的散兵线仍然稳步推进,这让从连长到普通战士都压力山大。

第二章 打退鬼子

“不能在呆在这里了,必须马上撤退!”

连长急促喘息着说道。

对于山下进一世姐妹情攻意志极强的鬼子,连长已经丧失斗志了。

陈珏冷冷的看了他一眼,他说:“刚死了一二十个弟兄拿下的阵地,说给鬼子就给鬼子,连长,咱们不能这样!”

连长吼道:“你懂什么,有这个功劳,咱们都可以平步青云,何必非在这儿跟鬼子死磕!”

陈珏冷冷一笑,他无声无息地摸掉了连长身上的所有武器,他持着一把从连长后腰摸出来的匕首,抵在连长后心处,他说:“连长,举起手来!”

连长还要呵斥陈珏,却是感受到衣服已经被刺破。

连长冷汗唰的一声就下来了,他抖抖索索地举起手来。

这一幕被周围战士看到。

大家没有动,陈珏的本事每个人都看到了,他们不觉得他们比山下的鬼子厉害。

前有狼后有虎,那是绝境。

他们可不愿将陈珏真的变成一只和他们对立的老虎。

“连长想要撤退,那时候就要有人垫后,那些人将会必死,你们谁愿意!”

陈珏高声问道,他的嗓门,就算是在枪炮声不断的战场前线上也清晰地传入到了每一个战士耳中。

战士们默然,虽然这是他们的宿命,但如果能活下去,谁又想死呢?

陈珏看大家默然,华克金是什么继续说道:“如果你们听我的,我可以保证,我能带你们打退鬼子,我们不需要撤退,我们就不会有人垫后战死,就算是死我们也一起死!”

战士里有血勇的,立即叫好,随即,一声声零零散散地答应叫好声响起,如同连锁反应,此起彼伏的,所有战士都响应陈珏的提议,决心留下一战。

陈珏要人把连长带下去看好,亲自举起望远镜选了个有利位置端起枪准备狙击。

战斗打的就是气势,鬼子厉害的不只是战术动作,鬼子的战斗意志,才是决定鬼子无往不利的重要因素。

陈珏砰地一声开枪,一个冲锋欲望极强,战术动作最为标准的鬼子小头目被击毙,一枪爆头,场面震撼,就算是见惯了生死的双方战士,也都被这一枪的果决镇住了。

陈珏满意点头,望远镜继续搜寻,在鬼子散兵线后三层里,有个时不时就笔画的人,这该就是鬼子前线指挥官了,干掉他!

当陈珏枪口瞄准这个家伙的时候,似有所感,这个鬼子向后跳去,但陈珏早有预判,他砰地一声击中这个鬼子的肩头,但子弹螺旋,生生的钻入了他的胸腔,挣扎抽搐了几下,他一命呜呼死掉了。

这个鬼子死掉后鬼子的散兵线就开始露出缺口。

不用陈珏指挥,国军战士里的几个排长就先后带人压向鬼子,双方短兵相接间鲜血与断肢横飞,加上陈珏时不时狙杀掉鬼子里的突出人物,很快,鬼子的第一波进攻被打退。

然而连长在陈珏过来的时候并没有改变主意。

连长说:“没有用的,鬼子第一波进攻只是试探性进攻,从鬼子这次进攻的人数可以看出,鬼子又增兵了,现在鬼子最高指挥官至少是个中佐。”

陈珏直接被气乐了,管他鬼子多少人呢,管他鬼子指挥官是哪个级别呢,干他娘的就是!

陈珏不再搭理连长,他要用事实说话,他要征服这个家伙。

陈珏再度来到虎头山阵地前的时候,果真如连长所说,鬼子大兵压境,呜呜丫丫的一大群鬼子如乌云般压来。

枪声不断,搜搜搜的哮鸣音更是鬼子里的迫击炮手开火,轰轰轰的炸裂生虎头山崖边阵地被炸落,鬼子气焰嚣张地喊着耗子就杀了上来。

国军战士节节后退,士兵们眼露畏惧,他们已经有些怀疑陈珏的话了。

砰地一声,一发即将落地的迫击炮半空中炸裂,炸药在鬼子头顶散落间好几个鬼子受伤,更有鬼子倒霉直接被炸药在头顶轰飞了脑袋藤野凉子,这一手,立即镇住了鬼子,冲锋的散兵线被遏制。

但鬼子的指挥官拔出指挥刀亲自上前线督战,迫击炮更是在他头顶越过飞向虎头山阵地,特别是陈珏开枪的位置,方圆十几米直接被迫击炮炸出了个巨坑。

陈珏想要狙杀这个鬼子指挥官,这个鬼子指挥官也想干掉陈珏。

两人快速移动并未开枪,他们两个都是战场上的好手,同为狙击手中的出色人物,谁生谁死全看耐心。

然而越来越迫近的鬼子散兵线让陈珏很难静下心来和鬼子指挥官比拼狙杀能力,挡雪板一个个国军战士开始被鬼子击毙,现在双方已经到了一短兵相接的距离,再不能打掉鬼子嚣张气焰,虎头山阵地就守不住了。

连长这时候高喊:“放开我,我带你们撤退,这方面我有经验!”

陈珏差点儿就反手一枪击毙这个混蛋,可就在此刻,或许是鬼子指挥官觉得陈珏被分散了注意力,立即抬手就想射击,却看陈珏并没有反应又想放下枪继续寻找机会。

就在此刻,陈珏抬手举枪扣动扳机,砰地一声,动作一气呵成,鬼子指挥官应声而倒。

这一刻鬼子坚定压来的占线有了一刻地迟疑。

抓住这片刻地迟疑,陈珏连连开枪,枪声连成一片,鬼子倒成一个豁口。

国军战士也有反应迅速的,机枪开火,火舌喷吐间,鬼子占线被硬生生地压退。

陈珏冲机枪手竖起一个大拇指,而后他再度开火,枪声带动整连的战士发起反攻,鬼子二度被打退。

“这怎么可能!”

连长根本不相信眼前这一幕。

鬼子居然丢下了几十句尸体又撤退了,这次,绝不再是试探性进攻。

连长看向大跨步走来的陈珏,他看到陈珏两只手上各提着一把枪,都是步枪。

“双枪,你居然使用双枪!”

连长张大嘴喊道,似乎这比他看到了胜利还要另他吃惊。

“我赢了,你是错的!”

陈珏冷冷的对连长说。

连长从震惊中醒来,他嘿嘿冷笑,指了指远处鬼子再度变得密密麻麻的营地,他说:“没有用的,鬼子又增兵了,你看,他们又拉来了大炮,这次是整整一个泡营!”

第三章 战略布局

“我既然能摸掉他们一次大炮,就能有第二次。”

“我既然能打退他们两次进攻,就也可以有无上辐光第三次!”

“我既然能让你面对现实承认错误,就一定会让你心服口服!”

陈珏说完这些转身就去了前线,面对着足足一个大佐指挥着的上千人,陈珏也不得不向团部请求支援。

团部和连长的回复相同,撤退,团部没有兵力。

且从陈珏的判断来看,整个团部都在移动撤退,整座战场都在稳定败退,傅作义这些历史名人,稳定的推动着历史的车轮滑向太原会战失败的深渊。

陈珏不愿意接受那个惨痛的历史。

八年的胜利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就不是成功。

陈珏想要改变历史,他想要通过自己的努力扭转战局,他想要撬动历史的车轮改上一丝丝的方向。

想到就干,陈珏扫视战场,前世枪神的眼光让他一眼就看出了战局的态势:鬼子重兵压来,己方只有不到一百人的一只队伍,如果硬拼,无异于以卵击石。

“那么,切中要害,直捣黄龙,我们可以一边佯攻一边攻入鬼子据点——安定县城。”

陈珏面对着所有排长、班长说。

每个人都一脸风流都市严肃,这是一次战略上的布局,但有个关键点无法逾越,就是如何佯攻拖住虎头山下上千个鬼子月氏国现在是哪个国家主力,只有拖住了鬼子主力,安定县城才能有可能被拿下。

“我和连长拖住鬼子主力,杨晓瓜,你带领战士们去安定县城!”

杨晓瓜,就是那个在陈珏扫倒鬼子一片后,率先开火,用重机枪火力压制鬼子进攻的机枪手。

杨晓瓜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自己会被委以重任。

他有些不知所措地站起身来低着zoofi头哆嗦着嘴唇不知道说啥,有心拒绝,但在陈珏那不容置疑的眼神下,他又没有勇气。

“有没有人有意见?”陈珏问。

被绑缚着的连长吼道:“我有意见,让我去,我带着战士们拿下安定县城!”

陈珏一刻都没有犹豫就拒绝,他说:“让你,你半路都可能把战士们给我带回团部,你个没卵子的怂货,信你还不如让杨晓瓜当副连长呢!”

听到副连长三个字,杨晓瓜整个人都亢奋了起来。

他抬起脸看着陈珏,眸中满是激动与果决,他握着拳头在空中挥舞,如同一位大将军般,他保证到:“连长放心,我一定完成任务!”

陈珏点头,他重新安排了植物,原本的几个排长被他留在了虎头山上,被绑缚着的连长也被流了下来,杨晓瓜带着陈珏火速提拔上来的几个排长出发,只有九十人的一支力量,杨晓瓜要拿下已经空虚但防卫并不松懈的安定县城。

留在虎头山上的陈珏他们,任务更加艰巨。

“在战场上,植温达普规则物是要和能力匹配的,你们都是排长、班长,手底下都带着十几个、几十个不等的战士,那你们是否有他们同样厉害,很多时候你们让战士们冲在你们前头,没有比他们更大的价值,你们凭什么!”

排长、班长们低头听从陈珏的指挥。

“一排长、二排长去机枪阵地,三排长和所有班长挺近虎头山阵地前阻击鬼子,我与连长居中策应!”

所有人都用看白痴一样的眼神看陈珏。

还挺近虎头山阵地之外与鬼子阻击,开什么玩笑,三排长立即摘下军帽就要制在地上。

“你敢那样做,我就敢击毙你!”

陈珏握住了背后的步枪,他敢保证,自己的枪法绝对比在场所有人都快。

“和他干,我们不能陪着他送死,他疯了!”

连长大吼着瓦解着陈珏的统治。

陈珏访客机一体机一枪托砸在连长脑袋上,没有将他打晕,他很认真地对连长说:“如果你再敢霍乱军训,我就杀了你,用匕首杀了你!”

连长脖子一缩,他眸中露出恐惧,他把嘴闭得紧紧的,他有理由相信第一次用死亡威胁他的陈珏真的会杀死他。

陈珏而后又扫了面前的所有人一眼,盯着三排长,他问:“有问题吗?”

三排长是个方脸汉子,是这群人里面枪法最好的,指挥能力也是陈珏看来比杨晓瓜只差一线,将他派往虎头山阵地外,也是为了给他提气。

三排长除了勇气,任何优秀军人的素质都有,他甚至拥有做一个优秀军官的所有条件。

所以陈珏将他安排在了背水一战的位置,不生就死,想活命就要自己拼!

三排长看着陈珏的眼睛,从中没有看到丝毫商量的余地,他也不是个怂货,既然唯一的活路是杀死鬼子,那保家卫国,这不该是自己做的吗!

三排长再也不说话了,他直接掉头带着几个班长下到了虎头山阵地外。

这让远处一直盯着阵地的鬼子吓了一跳。

“八嘎,支那人什么时候这么有勇气了,这种情况下他们不想着撤退,居然还敢主动出击!”

种田大佐阴沉着脸问道。

没有哪个参谋能给他答案,陈珏的资料他们根本没有,这片战场上每一个支那人军官的资料他们都有,唯独这个陈珏,他们即便俘虏了陈珏手下的战士,也都没有丝毫资料。

种田大佐不愿意再等了,既然战场之外的任何信息都无法让他加大对这场战斗的胜利信心,那就不用了,正面对抗,大日本皇军从来没怕过任何人!

况且,这是一场稳赢的战斗。

种田大佐发出了进攻的命令。

鬼子散兵线呼啦一下软通ipsa就冲向了虎头山。

距离三排长挖出的壕沟还有三百多米究极合体怪兽吉咖奇美拉,三排长就下令射击,但只要零零星星的射击,且不要求命中率。

鬼子放松警惕,大跨步压向前,从望远镜中种田大佐看到虎头山阵地上只剩下几个人,他更是坚定,支那人只是在虚张声势,大部分支那人的士兵都撤退了,留下的这几个,只是在垫后。

有了这一认知后,种田大佐并没有使用炮火,作为一位优秀的女性菜花病图片指挥官,帮大日本皇军节省每一颗炮弹,拿去杀伤更多的敌人,才是他对天皇陛下晋中的正确表现!